穎EvAn

星期三要考中文,要考簡化字也是想哭😢 雖然在lof看了那麼多太太產的糧,閱讀是完全沒問題的,可是要寫出來還是很難啊!我對不起我的cp...對不起我追過的二千多篇文...TT 大學畢業前才學寫字真是吐血,我已經是95年的老阿姨了好嘛(−_−;)

《不知所起》、《变数》TXT网盘

👍🏻👍🏻👍🏻❤️❤️❤️

极其浮夸:

《不知所起》(甜he)正文17万字:https://pan.baidu.com/s/1nuD6jFF 密码:2g9k
《变数》(虐he)正文11万字:https://pan.baidu.com/s/1eRI4jz8 密码:suwg

都有修文,改了一些错别字形容词什么的~

【橫雛】Horror

Ruka:

難得的休假日,村上不懂自己當初為什麼要答應橫山一起看恐怖片。


身為一個立派的成年人,有錢有勢,都這麼大年紀了還在害怕鬼怪,聽起來有些慫。但是無奈村上從小就對心靈系列苦手,偶有幾次節目必須幹這樣的企劃,對村上而言簡直就是酷刑,晚上睡覺還會衍生出怕黑的症狀。


電視畫面才剛出現片商的標誌就已經讓村上感到焦躁,不安在恐懼時往往會被逐點放大,即使後背抵著橫山厚實的胸膛,也仍然無法減輕根深蒂固的害怕。


他站起身,想故作鎮定地假裝走去廚房倒水,在找個機會溜到房間,鎖上門。完美。


然而人生總是事與願逢,橫山像是看穿他的想法,伸手圈住村上的手腕。


「正片都還沒開始,你這是要去哪兒?」橫山施力往後一拉,村上立刻就跌回他的懷抱裏,「坐好啊,你要是怕的話就可愛地說要橫山大人抱抱你。」


「誰會說啊!」


話說完村上就有點後悔了。


只是開頭而已,為什麼就要做得那麼血淋淋又可怕?村上閉起眼睛,尖銳的單音節仿佛直搗耳膜一般,相當叫人不安。畫面以黑色和紅色作為基色,他用指甲掐著橫山的手臂,希望能讓自己舒適點。


這部片據橫山說是什麼──日本恐怖片排行中排上前段的片子。村上藉由深呼吸調整呼吸頻率,自己膽小早已不是一天倆天的新聞,但是怎麼能讓橫山知道他光片頭就怕得說不出任何話,那還真是遜到一個極致。


看來正片是開始了。場景首先是來到一座廢棄的醫院,幾個穿著清涼的女孩子有說有笑地在滿是雜物的老舊走廊探險,由一個女孩掌鏡記錄,時不時以輕鬆的口吻說著好可怕喔。村上的心臟跳得很快很快,渾身緊繃,他總覺得這種場景隨時出現什麼都不意外。


探險進行到一半,負責攝影的女孩突然停下腳步,似乎是發現到了什麼,立刻攔住其他同夥,面色鐵青地詢問她們有沒有聽到什麼。氣氛瞬間沉澱,眾人面面相覷,直到其餘女孩大笑否認,還邊嘲笑著那名女孩幻聽了。


下一秒滿身是血的無頭男子就從鏡頭後鑽出,伴隨女孩淒厲的尖叫聲、掉落在地上的攝影機,村上再也受不了,身心都像是要崩潰。


「あかんあかんあかんあかんあかん──哇啊啊!好可怕あかんあかんあかん──!!!」


「真的不行了。我說真的……あかんあかん……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個場景最後的鏡頭是落荒而逃的女孩子們,以及被摔在垃圾堆中的攝影機,剛剛那個無頭男子早已失去蹤影。正當村上鬆懈之時,一只白皙的手拿起攝影機,然後畫面出現了猙獰的鬼臉。


村上立刻使力掐住橫山的手臂,身後的人就如預料中地沒有任何反應,只有嘶──地倒抽口氣,大概是吃痛了。


「就這麼可怕?」橫山冷冷地詢問。


「超可怕的!你絕對是笨蛋,不然怎麼會完全沒有反應……」


村上都被嚇得眼角滲淚,話音斷斷續續,摻和濃厚的鼻音。即使這個姿勢橫山沒辦法看到村上的表情,也很快就明白他被嚇哭了。


「你哭啦?哈哈。」


「……閉嘴啦。」雖然是充滿攻擊性的話語,但是聽起來軟糊糊的,字句都像在撒嬌。


橫山沒有接話,電影持續播放了一會兒,覺得沒趣了,只有開頭嚇唬人而已,中間的節奏又慢又無聊,自主就按下暫停鍵。雖然達不成主要目的,反正也已經欺負得夠多了。他臨時興起,雙手抱著村上的腰往旁邊一拖,摁在沙發上,準備要來做些有趣的事情。


村上用手臂擋著臉,居然到現在還在哭。橫山起了幾個壞心眼的念頭。


「真的不要我抱抱你?」


對方沒有任何反應。


「不要嗎?」


對方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不然我要回房間睡覺了。」


村上還是維持著一樣的動作,細微地抽泣著。過了半晌才放下手臂,露出的下垂眼氳著水氣,眼睛都哭得紅通通了,在橫山心中燙下心滿意足。村上有些猶豫地伸出手。


「キミくん,抱抱……」




在家看恐怖電影其實挺有趣的。


Whatever we have tomorrow, we have today.

糖❤️

💜真木大辅🎱:

昨天晚上有灵感就写了,是自己不擅长的手法,仅仅为了满足这个梗而已。


当初要写的浪漫场景因为不现实所以放弃,大家凑合着看吧。


标题是《One Day》中的经典台词。


惯例OOC预警


------------------------------------------------------------


还有二十分钟飞机就要降落在羽田。横山裕两边的安田和渋谷还在打盹,长途飞行让他有点疲倦,但是马上就要着陆,他已经毫无睡意。


空姐最后一次巡机,收走了餐盘,机械地重复着收起座椅打开遮光板的提示语。


横山裕瞥了一眼睡在右边的渋谷,伸手打开遮光板。因为是黑夜的原因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巨大的雨滴横扫过眼前。


突然窗外闪了一下,亮到横山本能地护住眼睛,整个机身剧烈晃动了几秒,乘客中有人发出尖叫,机内的照明灯光瞬间熄灭,不过马上又渐渐恢复。


被闪电击中了?


看过无数灾难电影,横山裕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当然电影归电影,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安田已经被震醒,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左顾右盼,横山裕轻轻拽了一下他的安全带,扣得死死的,渋谷还在位置上蠕动,不愿意醒来,横山也拉了拉他的安全带,确保没有问题。


机上广播响起“您好,我是本次班机的机长,刚才由于遇到强烈气流,飞机颠簸严重,请机组人员回到座位上,做好即将降落的准备。”


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横山裕盯着拍打在窗户上的雨水,拍打在透明的玻璃上四散成了无法聚集在一起滴落的残余。


飞机又再度剧烈晃了起来,这次持续的时间有点长,横山裕觉得地心引力的作用在加大,感觉不到背部靠着座椅的力度,他甚至一度怀疑飞机是处于否失重状态。机舱内有点躁动,大多是相互问什么情况的对话,也有人讨论着最后十几分钟的航线,不管怎么样已经到了东京湾,只是他们无法从恶劣的天气里判断出飞机正在扫过何处。


“横ちょう,”安田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哑“怎么了?”


“没事,只是在经过对流层而已。”横山完全不记得从哪里听到的这个词,想到要安慰一下安田只有脱口而出。


渋谷也无法在这样的晃动之中保持睡眠了,他揉了揉眼睛,坐了直了身子。“Yoko?我们要到了吗?”


“快了快了,还有十几分钟。”


这个时候的飞机,好象突然一下进入了过山车模式。渋谷下一句话还没有问出口,就本能地抓紧了横山的右手。


横山瞟到另一边的空乘接到了电话,解开安全带转身往驾驶舱走去;他们这边的空乘也拿起了话筒,十秒钟时间不到,她挂上话筒,开始一排一排向乘客询问是否有尖锐物品,前排的女乘客脱下高跟鞋递了过去。空乘人员接过乘客的东西,放在厕所里并且锁了起来。


另一边的乘务员回到了客舱。横山裕看不太清楚她发给第一排乘客什么东西,大概是紧急状态下的备用救生衣?头顶上的氧气罩脱落,突然一下把他的思绪砸回来,刚戴好氧气罩,就接到了前面的人传来的东西。


几张巴掌大的小纸条和一只笔。


开什么玩笑。


“请各位乘客抓紧时间写下留言,我们将在五分钟之内收集起来装在安全的储藏容器里保存起来。”


乘务长镇定的声音传来,横山裕脑袋嗡了一下。


他把笔给了渋谷,顺便塞了他一张纸条。安田也接过一张纸条,然后从座位前面的置物袋里拿出几个小时之前用来填写飞机上购买的免税物品的笔,商品送来的时候横山裕还在腹诽安田竟然忘记给大仓买礼物,匆匆忙忙在飞机上购买他喜欢的香水。然而安田章大还没有写几笔,横山裕看到一滴泪珠滑到纸上。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也得写点什么。渋谷已经写完把笔递了过来,然后脸朝着窗外侧过去,玻璃上映出他不安的表情。


安田已经从无声地流泪变成了小声啜泣,他咬着嘴唇努力让声音不被横山和渋谷听到。


横山小心翼翼在大腿上抻开一张纸条。一笔一画地写上“村,上,信,五,へ”


然后他的脑海里就浮现了,村上信五那双眼睛。


「这次旅行,本来计划是跟你一起出门的。可是我亲爱的名主持人村上先生,你真的是太忙了。我已经习惯了每次你对我说抱歉不能一起出去玩的表情。也怪我,我总觉得这辈子挺长的,你现在忙,我也忙,但是这样的日子总有一天会过去,所以总有一天我们会有时间一起去玩。我把每次出行都当成探路,想到哪一天可以带你一起分享...」


横山裕不敢想下去。「可是好像没有机会了。」


「不,我想还是有机会的。其实我想做的事情太多了,何止带你出去旅行。先不说每一天都想抱抱你,摸摸你洗澡之后半干不干的头发,想吻吻你的脸,我也想哪天和你一起去潜水,如果你不想去也可以,休息日就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喝咖啡也好。你每天的行程都那么忙,我已经很久没吃到你亲手做的意面了,如果可以把这点也算进去吧。我最近会做牛排了,可是你也没有时间吃,我也不想把剩下的饭菜放在冰箱你让你在家随便对付过去。你这么忙这么累,绝对不可以吃坏肚子。倒是我每周一晚上在家看月曜的时候都能多吃几碗。哦,对了其实我没告诉过你,我还想去月曜当嘉宾呢。」


飞机已经持续晃动了大约十分钟,按照预定飞行计划,横山裕看到了东京湾的灯火,但是由于恶劣的天气,窗外一片模糊。这个时候渋谷拉了拉横山裕的胳膊,轻声说了一句,“Yoko你看看,右机翼有烟冒出来。”


更多的回忆突然冲进横山裕的思绪,他突然感觉不到害怕了。


「啊,我没有想到过真的会有这样的一天,我记得我第一次坐飞机是从东京回大阪。你好像小的时候就坐过飞机所以一直拍我的头笑我为什么会那么紧张。其实我没紧张,我只是电影看多了而已。可是你那个时候多么温柔,还告诉我很多要注意的事情,最后塞了我一个眼罩,叫我如果不行的话就睡觉吧。东京到大阪哪有时间真的给我睡上一觉?只是我很开心,你像妈妈叮嘱孩子一样不停地叮嘱我。第一次被一个小屁孩照顾了呢,我当时这么想。可没想到就这样被你照顾着十几年都过来了。」


这个时候空乘走过来,安田和渋谷把写好的纸条递了出去,飞机接着晃动了一下,安田伸手扶了空乘一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安田全程都戴着口罩和帽子的原因,这个时候空乘才注意到他们三个人坐在飞机上,惊呼的表情在脸上转瞬即逝。


“那么横山先生呢?”空乘刻意压低了声音询问道。


“过一会,马上就给你。”


「总得写点什么吧,可是我想写的太多了。我想告诉你的东西太多了。对,其实我还没有跟你说这次是渋谷跟丸山闹别扭了,然后拉着我们一起去他总说要跟丸山一起去的地方。渋谷在旅行方面其实是个天才,他总能找到一些奇特的地方。安田也是天才,渋谷每次带他出去的时候,我都能听到他写的新歌。这次的歌也格外的好听,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放在我们新的专辑里。」


「诶?又想远了,回到我们俩身上来吧。我没想到现在是我感觉离你最远的那一刻,其实你有可能就在几公里之内的机场大厅或者是开车赶过来的路上。如果在车上,就别打开收音机了。不对,着陆之前地面也不可能发任何新闻。那么我还是希望你现在耐心地在大厅等等吧,这次出来可能会费点时间了。」


空乘再次从安田边上路过,这种紧急情况下,也没有人来再次催促横山,他最后一个字也没有写出来。


「算了我就不写了。如果真要写什么,我还不如写给神明,让我再看一次你的眼睛吧。」


飞机似乎不只是上下晃动了,左右也开始朝着不受控制地方向发展。空乘在机舱内的活动已变得异常艰难,她们收走了几个最后伸手递出去的留言纸条,把它们装在一个密封的盒子里,置于机长室后黑匣子存放的地方。然后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做着迫降时候保护自己的动作示范,一遍又一遍地通知大家保护好颈部,脱掉鞋子。三个人都取下氧气口罩,安田维持着弯下腰的姿势,紧握双手放在鼻子前方,像是在祷告。


横山裕紧紧把那张只写了村上信五的名字的纸捏在手里。「不行,如果一定要我留下什么要对你说的话,我只想亲口对你说。」横山裕一瞬间才意识到,他的世界里只剩下村上信五了。


飞机还在忽上忽下地艰难地晃动着,连乘客都能感觉到机长为了对准机场跑道在努力地控制飞行操纵杆。机舱内已经维持了接近五分钟的寂静,每个人都在等待自己命运到来的那一刻。


右边机翼的烟已经变成明火,横山本能地伸出右手挡住渋谷的视线。


这个时候“轰”的一声,机身发生了最强烈的一次震动。然而接下来震动停了,推力反向器被开到了最大。安全带硬生生卡在腹肌中,横山裕胃里开始翻江倒海。


他知道飞机着陆了,但是不代表他们脱离了危险。机身左右的大幅度摆动让横山怀疑刚才着陆的那一瞬间飞机的轮胎爆了。这个时候他听见了撞到什么的声音,多亏这么一下,飞机停了下来。


几乎是同时开始发生的事情一样,机乘打开逃生通道,三个人随着有序的人流迅速逃至停机坪,雷雨交加的天气让没有戴眼镜的横山裕看不到安田和渋谷的表情,他们只有飞快地朝着救护车闪烁的灯光的方向跑去。


多亏了这场大雨,飞机右侧的火势马上被控制,并没有引起爆炸。少部分因为飞机撞击到塔台而受外伤的乘客也被急救车迅速从停机坪带走。


在紧急事故处理站休息,登记和办理完出关手续之后,横山裕终于见到了这几个小时以来一直心心念念的那双眼睛。


可是村上过来先抱了抱安田,从兜里拿手帕他脸上的泪痕,又抱了抱渋谷宠溺地摸了一下头,然后才转过身面对着横山裕。


横山裕主动伸过手去把村上信五框在了怀里。


「完了,你在我怀里的时候我又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没事吧?”沙哑的声音从胸口传来。


“一点都没事,飞机出了点小事故而已。”


“瞎说。”村上拍了拍横山裕的肩,横山裕放开他。村上指了指大厅里的电视,电台新闻里正在直播事故现场。


“说了没事就是没事,这不都好好地在你面前么?”


反倒是村上开始委屈了。“算了以后都不担心你了。”


横山伸出手,轻轻按在村上的脑袋上,掌心贴着他的额头,热流从村上的细碎刘海中缓缓传到手里。他看着村上的眼睛,嘴角不自觉地就扬了起来。


“我先得感谢神明让我再看到这双眼睛。”


然后横山轻轻琢了一下村上的脸颊,吻去一滴刚刚溢出的泪珠。

【仓安自扫】爱的才能

冗长的灯:


说好的大鱼大肉仓安本系列第一弹!随意蓝啊福利大众(。!我老是被lft查水表,额试试看这样能不能放封面……


オスカー楓太太的绿青漫画本《愛の才能》,从头到尾基本都是肉,反正我觉得是280km/h飞车,背后注意注意注意注意注意!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mizykZY 密码: 1fyr



禁止转出Lft和微博、任何形式二改、去水印,或任何商业活动。


以及我以良心发誓我真的不是懒得翻译,只是懒得嵌字()所以如果有哪位小天使愿意帮嵌(或是翻译因为其实我还是懒(。)的话可以私信我,我这里大概还有10个肉本左右(。

moresa:

【横雏同人漫画本汉化】ねこは気づいてる《猫咪发现了》
图源:米酒
翻译:霜晓
校对:ava
后期:方糖
最喜欢的一本ww 禁止转出微博lft

链接:http://pan.baidu.com/s/1bpsoG6j 密码:s6xf

一茶_yc:

存个档,因为微博刷的太快很容易就找不到,这就是我之前说为什么横雏每次发糖都觉得像吃一嘴的玻璃渣了,yoko的日记,藏头诗,连起来是5年間お疲れ様でした。ありがとう……真的每次看hina午南毕业那期就觉得是在虐自己,太难受了,虽然那人一直在笑……